发现美色爱尔兰

Slieve League, County Donegal

有人说爱尔兰有四十种不同的绿色,此言不虚。不仅如此,大西洋为爱尔兰装饰了一绺宝石绿刘海,巍峨雄伟的山脉上开满了紫色的石楠花和黄色的金雀花,蜂蜜色的沙滩沿着绵延起伏的海岸线,一望无际。爱尔兰美景摄人魂魄、无处不在。

自然风光:大自然鬼斧神工地在大西洋沿岸打造出巍峨的莫赫悬崖(Cliffs of Moher),悬崖耸立在苍翠的爱尔兰的西端,万仞之山犹如刀削,海鸟在悬崖上筑巢,俯瞰着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一路南下是爱尔兰西南海岸一块璀璨夺目的明珠——凯里(Kerry),凯里风景区(Ring of Kerry)的旅游线路始于基拉尼国家公园(Killarney National Park),沿着海边延伸,一路经过传统风情十足的乡村,如肯马尔(Kenmare)、沃特维尔(Waterville)和斯尼姆(Sneem),沿途可以饱览大西洋壮美的自然景色。爱尔兰西海岸不仅有戈尔韦(Galway)、梅奥(Mayo)和斯莱戈(Sligo)质朴的海滩雕凿成的海岸线,还有湛蓝的湖泊点缀在山丘和高地之间。在爱尔兰岛的另一端,安特里姆郡(County Antrim)由玄武岩柱构成的巨人堤(Giant’s Causeway)向海中延伸,每个石柱的截面呈正六边形。位于爱尔兰内陆的唐郡(County Down)以及莫恩山脉(Mourne Mountains)逶迤蜿蜒在山丘和峡谷之间,这里的山水激发了作家克莱夫·刘易斯(CS. Lewis)的创作灵感,从而成就了《纳尼亚传奇》(Narnia)。

Trim catsle

历史古迹

爱尔兰拥有灿烂的历史文明。9000年前,爱尔兰人就已经在这里扎根,留下比比皆是的古代文明印记:从石器时代考古遗迹到支离破碎的城堡,再到中世纪的城市车道,不一而足。这里有比金字塔的历史还悠久的通道式墓穴、维京人建造的城市和圆形塔……这些建筑和遗迹让爱尔兰历史更为丰满,不少逸闻趣事是在历史书中找寻不到的。坍塌颓废的城堡,气势磅礴的乡村庄园以及爱尔兰岛上无处不在的修道院,至今仍在述说那段久远的历史。

圣人与通道式墓穴

在伦敦德里郡(County Londonderry)桑德尔山(Mount Sande)跨班河(River Bann)两岸,有一个小型建筑群遗址,其历史可以追溯至9000年前。米斯郡(County Meath)位于爱尔兰东海岸,该郡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址是有5000年历史的纽格兰奇墓(Newgrange)。这儿郁郁葱葱,成片的荒原被博恩河(River Boyne)切割得支离破碎。纽格兰奇墓外形似不明飞行物,被绿草覆盖,是一个通道式墓穴,是人们了解爱尔兰异教历史的一扇窗户,同时也见证了远古爱尔兰人远超时代的建筑文明。

无处不在的城堡

爱尔兰可谓城堡的故乡。基尔肯尼(Kilkenny)城堡群是诺曼底占领爱尔兰时期的有力见证。安特里姆郡(Antrim)颓废的邓路斯城堡(Dunluce)曾经收留了维京战士和西班牙无敌舰队被击沉后幸存的水手。在爱尔兰中心地带,奥法利郡(Offaly)利普城堡(Leap Castle)依然流传着关于残忍兄弟和被绑架新娘的故事。当地人还能讲述这里闹鬼的逸闻。位于科克市(Cork)的布拉尼城堡(Blarney Castle)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巧言石(Blarney Stone)。在1314年的班诺克本战役(Battle of Bannockbum)中,爱尔兰帮助苏格兰成功击败不列颠人,为此苏格兰人修建了这座城堡献给爱尔兰国王戈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thy)以示谢意,相传任何人如果亲吻了巧言石都能口若悬河、能言会道。

博物馆

爱尔兰古老的历史成就了众多蕴含着历史厚重感和寄托未来希冀的博物馆。都柏林博物馆(Dublin Museum)记录了维京人建城之初简陋的都柏林、维京大战船和美妙的中世纪场景,将历史的风味展露无遗。都柏林市中心的圣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建筑精美、绿树成荫,拥有塞缪尔·贝克特剧院(Samuel Beckett Theater)和道格拉斯·海德美术馆(Douglas Hyde Gallery),还珍藏了被视为爱尔兰国宝的手绘于八世纪的书卷《凯尔经》(Book of Kells),这部杰作体现了中世纪早期的基督教义,内容博大精深。贝尔法斯特(Belfast)的阿尔斯特博物馆(Ulster Museum)则展现了人类的文明和智慧:恐龙蛋、复原的沉积宝石和古埃及木乃伊只是阿尔斯特博物馆众多藏品中沧海一粟,从爱尔兰史前文明到地质探索,从欧洲艺术到近代纷扰的政治,这里是探究历史的理想场所,是历史爱好者不容错过的地方。